Lotus_Rembrandt

关于开咖啡馆这件事

最好的例子就是庆山。从她的新书来看,刘汉林所选取食材均价值不菲,魏壁的一个哈苏价值十几万,桑济嘉措的唐卡和诗词,叶名佩的古琴更不必说。不是嫌贫爱富,真的是追求宁静追求人性和自然追求梦想首先你要有钱并在这世上活下去,而且不是挣扎着活下去。

青果文志:

有人统计过,爱好文艺的人士,都有两大梦想,一个是书店,一个是咖啡馆。书店的事就不说了,数字出版时代,实在是大势所趋,已经谈不上赚钱了。更多人挂嘴边的,是咖啡馆这种梦想。




你想拥有一家自己的咖啡馆吗?可是你没什么钱,那就一起集资,大家都来当老板。这个时候往往有个人站出来带头号召:咱们联合开个咖啡馆。




于是很多人合伙砸钱,开始做白日梦。募集资金的时候,会在豆瓣或者聊天群里,用最动听的口号抒情:大家不为了赚钱,只是为了圆心中的梦,这么多股东,每人带几个喜好咖啡的文艺圈的朋友来,营业额都不少了,至少不会赔钱。




可惜事实似乎不如想象中好。这样的咖啡馆,倒腾着,开了。开出来后,生意清淡,门可罗雀。就在我住的城市,倒闭了不少家充满“梦想”的咖啡馆。




不想赔钱,只想圆梦,看上去真的很美。我很想问一句,那些一心想赚钱又认真经营的咖啡馆,都不一定赚很多钱,维持起来很困难呢,真难想象,只是不想赔钱的咖啡馆,能活得下去吗?




据说从来不谈文艺梦想的星巴克卖一杯咖啡,利润才两三块钱。而且还是赚的那些外卖打包的。点一杯咖啡,坐在店子里大半天的人,耗费成本最多,贡献利润最少。越是文艺青年和知识分子,越没法供养起咖啡馆的生存。咖啡馆真正需要的,反而是那些要提神、要打包的商业白领人士。




茨威格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那个女人,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饱蘸着一生的痴情,写下了一封凄婉动人的长信,向一位著名的作家袒露了自己绝望的爱慕之情。小说以一名女子最痛苦的经历,写出了爱的深沉与奉献。




看看,到最后还是要有个回音。表面上骗自己我不要,我真的不要……其实我要,真的想要。幻想和理想,就这样被当事人自己搞得扑朔迷离。




不想赚钱的咖啡馆,不求回报的暗恋狂,我觉得这些人演的都是同一种戏码。他们并没有认真准备去做一件事,所以也不打算去接受糟糕的结果:咖啡馆不赚钱就会倒闭,合伙人也会反目成仇;痴迷暗恋的人容易孤独终老,同时虐待自己一辈子。




这种人在咖啡店倒闭之后,在自己无爱孤独到死之时,才肯接受真相:做生意和谈恋爱都不是慈善事业,不求回报是一种病态。




不能诚实面对自己最世俗的欲望,那就无法到达天真无邪,认真赚钱,开花结果的境地。那些把梦想种成无花果的人,最后只能写一封陌生人的告白信,唱一首伤心的咖啡馆之歌。




End...




作者:沈嘉柯


新浪微博@沈嘉柯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本期内容提供:简书

评论

热度(973)

  1. 夕拾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